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杠杆力

“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起地球”——The Power of Lever

 
 
 

日志

 
 

【转载】许家印:铁腕管理上班睡觉  

2014-03-22 05:37:15|  分类: 荐_领导/执行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13-11-08
时光回溯30多年前,中国河南省中部小城舞钢市的舞阳钢铁公司热处理车间,一位豫东农村出身的青年人,注视着钢炉,眼前的流水线前的作业,容不得半点拖拉。

改革,国有企业,上世纪80年代,炼钢,知识青年、工人阶级……这些混杂甚至是充满内在张力的因素,给许家印随后的生涯涂抹上了某种一以贯之的底色。在未来, 许家印的管理功夫,铁腕风格以及狂热的营销方式,也可以从他的舞钢生涯中寻觅到基因。

新来的年轻人

河南中部小城舞钢市,原为舞阳县一部分,1990年10月改设为舞钢市。因舞阳钢铁公司(下称“舞钢公司” )而得名,这是一个在中国曾经很光荣的城市组成方式,一个企业,就是一个城市。而在舞钢公司的生活区,但凡上了年纪的人,对“许家印”这个名字都不陌生。提到许家印,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这人厉害!”

据《房地产大亨励志传奇:传奇许家印》一书披露, 31年前, 1982年,武汉钢铁学院毕业生许家印分配至舞钢公司工作。这个内陆钢厂的工作实践,成为他事业的起点。

1970年,因要满足国防工业宽厚钢板的急需,当时的中国冶金工业部投资建设舞钢公司,1978年正式投产。投产之初,管理及技术人才缺乏。而许家印作为第一个被分配过来的大学生。被委以重任, 担任公司轧钢厂下属热处理车间的主任助理,热处理车间有300多人。热处理车间隶属于轧钢厂,是生产必需的一道工艺。没有热处理车间的工艺,钢板(产品)无法成型。热处理车间是全厂最大的车间。

当时的舞钢,和其他国企一样,都存在着种种弊病,人浮于事,没有动力,毫无效率可言。已故的著名制度经济学家科斯在《变革中国》一书中阐释了背后的原因:首先,国营企业长久以来受两方面因素的强烈制约。首先企业缺乏最基本的自主经营权;其次,支离破碎的产业结构成为国企的第二个制约因素。

在这样一种氛围里,这个新来的青年人气质格外异样。“不像有些世故的人故作热情、装腔作势,他说话不啰嗦,干练,也很沉稳。”原舞阳钢铁公司管理人员王芳在时代周报记者面前这样评价许家印。当年王芳负责企业各单位合理化建议的搜集整理,许家印提的合理化建议是全公司中最多的,至今仍令王芳印象深刻。

上班两个月后,许家印制定出生产管理300条意见,企图将管理制度固定下来。一个细节可见用力之深:当时很多值夜班的工人爱打盹,很容易出现安全隐患。无奈之下,许家印提出一个考核办法:当值班人员身体打开的幅度超过150度时,便定性为上班睡觉,要罚款。

这种“定量”考核法,自然很容易招致工人的不满,会导致种种积极或者消极的反抗,而如果没有足够的智慧或者权力,许家印的改革自然推行不下去。实际上,国有企业改革不仅在上世纪80代没有能够解决,很多问题,甚至绵延到今天。

不过,据知情者的说法:许家印铁腕管理,加上重视工人福利,工人对严格管理没有明显反弹。

领导自然对于许家印产生了颇佳的印象。在最早对许家印的提拔推荐语一栏中,当时的车间主任陆岳璋这样写道:“专业强,人朴实,能吃苦,很聪明,善于搞人际关系,管理上有一套。”

进厂第二年,随着陆岳璋担任轧钢厂副厂长,许家印也升任车间主任。于是,在随后的七年时间里,他拥有了更大的管理空间。并且,已经有了严格乃至严厉的制度以及与提高工人福利待遇相结合的管理思路雏形。据《南都周刊》报道,在这期间,许家印独自操作组建了一个调度中心,24小时监控热处理与厚板的生产,做到每月合同100%完成。1987年,冶金工业部颁发的奖项中,舞钢公司获得了23个项奖,许家印自己一个人就占了6项。

高调做事

即便是在舞钢岁月里,许家印就有了宣传企业的意识。由于热处理车间工作突出,外单位需要观摩学习,许家印便拍摄了一个《热处理在前进》的专题片,反映热处理的生产人员的工作状况。该专题片在1989年制作完成,还在舞钢市电视台播出。

国企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车间主任许家印对文体活动也很热衷。当年的同事李军介绍,当年舞钢内部有篮球队,虽然许家印自己因工作忙没有参加,但经常鼓励大家参与。

“车间有个人打篮球打得好,后来这个人跟着许家印南下广东,成了他的左膀右臂。”李军说。如今恒大高调进军足球、文化产业的举措,颇有些许家印个人的情怀。

“当时的车间主任都有摩托车,但他平时就是骑个破自行车。一上班就去车间,戴着安全帽,满车间转,该下手就下手,不像有些干部咋咋呼呼的,光喊不落实。”李军说。

李军介绍,当时许家印的妻子也在舞钢公司,两人生活简朴。而许的岳父岳母当时已退休,就搬过来与他们同住。作为有实权的车间主任,许家印可以给他们安排个轻松的岗位,既能打发时间又能白拿薪水,但“两老人整天在家织毛衣”。

许家印任热处理车间主任7年,热处理车间成为舞钢最有活力的一个车间,舞钢后来施行的许多管理制度也都是他的首创。而后来恒大集团硬朗的管理风格,均滥觞于许家印担任车间主任期间的管理实践。

冲突中离开

据媒体报道,在严格管理的同时,许家印想尽办法让职工获得实惠。他利用废旧钢材在车间做桌椅,车间没有洗澡房,许家印就用厚钢板焊了一个洗澡房,钢板极厚,可以制造坦克,最厚处都有10厘米。当时,有些合作单位买了公司的钢板以后,却没有设备进行切割,许家印的车间就帮对方切割一下,挣点儿小钱,给员工换点儿福利。也仅仅是为手下的员工增加点儿收入而已,他自己从来不进入这种“分红”中去。

据《传奇许家印:砸掉铁饭碗》记载,某年春节,许家印的热处理车间的每个员工都分到了福利—200斤大米。厂里就有领导不高兴了,批评他“你怎么老给员工分大米?”

实际上,许家印已经在微观层面挑战当时的企业制度,而这种冲突,在随后的几年时间不断滋生,并最终导致许家印人生转轨。

而据舞钢退休职工李军介绍,因为本地铁矿石品质不高,当年舞钢公司的成本高,效益并不好,许家印增加职工福利也是被迫之举。殊不知,有件事不经意间竟改变了他的命运。

“钢板成型之前有毛边,毛边必须得切割掉才能进成品库。”李军告诉记者,“以前都是用气割,所以切割后的废料,就成了氧化铁。时间长了,边角废料就在许家印的车间堆成了小山,多的时候,工人干活就没地方站。”

李军介绍,为了改善环境,把生产场地腾出来,许家印找了当地农民清理氧化铁废料,每小堆16元。

“时间长了,有人给他出主意:这些氧化铁,农民拉出去都能卖钱,为啥不能变过来,让他们给咱钱?”李军说。

许家印采纳了上述建议,这笔收入留在了车间集体,生产环境改善了,车间的职工福利也增加了。

“这是很务实的做法。但是,当时领导的视野不开阔,政策上放不开,因为这件事,许家印还被调查了,蒙受了极大的委屈。”李军告诉本报记者。他说,“如果没有这个事儿(指被调查),许家印不至于离开舞钢。”可以说,许家印是在逐步摸索舞钢这家国企的变革之路:允许某个车间留有一部分收益自由支配,从而提高本部门员工的福利进而激发其生产积极性,然而,在那个时代,许家印此举为当时的大气候所不容,从而夭折。那一年,他34岁。

僵化的国企体制促使许家印的离开,也是他创业的契机,从此,中原少了一个果敢精干的国企厂长,却成就了一个搅动中国地产乃至“中国足球”的许家印。

据统计,1992年***南巡当年,至少有10万干部下海经商。这些精英有知识,有行业背景,有社会关系,是中国现代企业制度的开创者、实践者,假以命运眷顾,他们当中大批人将成为行业的领头羊。许家印成功的故事或许是那个时代的最好的注脚。

李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许家印南下广东的头几年也不是很顺利,刚去一年左右还曾回来过一次。但最终,他坚持住了。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