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杠杆力

“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起地球”——The Power of Lever

 
 
 

日志

 
 

【转载】创客运动:小而美的新生产链探秘  

2014-07-07 05:14:30|  分类: 荐_其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张焱 李原
来源:《商学院》  发表时间:2014-06-06

  当各大公司都在放出自己研发智能手表的消息,站在浪尖引领潮流的却是一个由四个加州年轻人开发的Pebble手表。

  2012年4月,创始团队在KickStarter上通过一个酷炫的视频,还有多张精美设计图展示了Pebble。它能够与iPhone和Android手机兼容,显示电话、短信等信息,定位也非常合理。几天内,该创业团队就收到了8.5万多份订单,以及超过1000万美元的支持资金,使得Pebble一举成为KickStarter创立以来最成功的融资项目。

  不知不觉间,大公司发现,许多小公司、小团队可以专注服务于目标消费者的某个需求,快速设计,精准营销,其过程也充满活力。小公司在某些方面,已经完全可以比大公司做得更好,并开始建构起比较完整的生产链条。《连线》杂志前任主编克里斯·安德森,把这股个人化生产的浪潮称为“创客运动”。

  创客运动

  最近的一个例子是,2014年3月,刚刚被Facebook以20亿美元收购的虚拟现实技术厂商OculusVR公司,其创始人PalmerLuckey是个90后,开始只有他一个人负责所有工作。随着公司壮大,才邀请了BrendanIribe和MikeAntonov分别担任首席执行官和首席软件架构师。

  Luckey开发的头戴3D显示器技术毫不复杂,硬件架构也非常简单:一个平面LCD显示器、一套镜片、一个电子陀螺仪,他选用的硬件都是市场上已经标准化的产品。2012年,他在众筹网站Kickstarter用1个月时间筹集了近250万美元启动资金。2013年6月,他A轮融资1600万美元;2013年底再次获得7500万美元的B轮融资。直到2014年3月,他把公司成功转出给了巨头Facebook。

  安德森在他的《创客》一书中说:“成千上万的企业家正从‘创客运动’中涌现,越来越多地使用数字工具生产机器、生产产品。他们是互联网一代,本能地通过网络分享成果,通过互联网文化与合作引入生产过程,联手创造着梦想的未来。”

  “创客”一词的灵感来源,是科利·多克托罗(CoryDoctorow)多年前创作了一部科幻小说,名字也叫《创客》(Makers)。安德森有感于多克托罗书中所说的:“通用电气、通用磨坊以及通用汽车等大公司的时代已经终结。桌面上的钱就像小小的磷虾:无数的创业机会,等待着有创意的聪明人去发现、去探索。”这应该就是安德森“创客”新世界的梦想。

  以前,新技术开发主要依靠拥有大量核心技术和专利的大公司完成。现在,随着互联网开发潮流走向越来越细致和情景的“物化”范围,开源软件和生产市场在向普通人开放。“随着3D打印技术普及,开源硬件成本降低,以及云工厂连接了各个终端,你可以自己做出想要的东西,生产将变得小批量和个性化,甚至只需要自己设计,就可以拿到想要的实体产品。”

  小公司一直是美国新就业机会的最大来源,但绝大部分小公司都缺乏创新性,仅仅固守于所在区域,例如干洗店、比萨店、小杂货店,很难有所发展。安德森认为,创客将改变小公司的角色。一如新公司是技术世界创新推动力,地下文化是新文化的源泉,创业者和个人创新者的能量与创造力,也可以重塑工业,创造更多工作机会。

  “创客运动”中的重大机遇,就在于保持小型化与全球化并存的能力:既有手工匠人的原始,又具创新性,实现低成本的高技术。小处开始,大处成长。“最重要的是创造出世界需要但尚未了解的产品,虽然这样的产品与旧模式的大众经济学可以说是格格不入。”安德森认为,随着数字设计与快速成型技术赋予每个人发明的能力,“创客”一代使用互联网的创新模式,必将成为下一次全球经济大潮的弄潮儿。

  创造与生产的不同,决定了成就不同

  “这对中国意味着什么?可能就是生产业的未来。”安德森在中文版《创客》序言中这样写道,“中国主导了20世纪的生产工业,开源创新将是中国在21世纪继续主导生产业的必经之路。”

  Frost&Sullivan首席顾问、未来趋势专家王煜全认为,互联网催生了创客,“互联网展示了便捷的聚合平台,让立志改变世界的人遇上志同道合的人。此外,互联网让成果和经验的分享变得更容易。”

  不过,与“雷神”游戏本这样的市场神话相比,中国创客的规模和活跃程度,还远远不能与美国相比。亿觅创意是位于深圳的一家为设计师代工生产设计产品的公司,集众筹和生产于一身,运营总监覃康胤认为,中国的创客还在起步阶段,创意和技术含量有所不足。

  国外创客产品多是很有技术含量的,成功创客也往往依托于科学家及其最新的科研成果。OculusVR公司的虚拟现实眼镜,其产品专利便源于某大学教授一生的研究成果。最近,国外一款被戏称为“棒棒糖”的新产品,就将光信号转化为舌头能感知到的电信号。虽然产品原理并不复杂,但是如果没有很深厚的医学积累,根本不会产生这样的设计。

  创客最终要做的,是把创意变成具体可见的产品。对于创客而言,硬件输出才是最终目的,转化为产品才是王道。但是目前的生产环节却面临着棘手问题——代工的核心是量,没有量没有代工。这也是中外创客普遍面临的问题。

  深圳以及整个广东,已经成为全球新兴硬件创业公司的首选生产基地,以低廉的人力和设备成本著称。不过,现实中低于五千的生产量仍很难找到代工。而且,创客不仅很难在与工厂的交易中占得上风,还容易面临被山寨的风险。覃康胤坦言,自己两年前就吃过这样的亏,因为大工厂拒绝合作,只能找相对小的工厂代工,但是小工厂的质量把控往往比较差。等公司成长到一定规模,可以找大一些的工厂时,却发现又要面临更大的时间风险。“创客产业链中的每部分发展并不均衡,只有当各部分均成熟发展时,整个创客产业链才能成熟建立起来。在现阶段,小型创客不要直接面向工厂,风险太大。目前,深圳的一些公司可以满足创客的服务,这些公司拥有相对多的经验和品牌积累,在代工环节可以帮新兴创客少走弯路。”

  中国创客要迈过几道坎

  1.国内众筹平台地位尴尬

  国内类众筹平台,由于两方面原因,一直都处于尴尬地位。一方面没有那么多人群愿意为创新的硬件产品付出真金白银来支持,所以国内众筹平台上所能募集的资金与Kickstarter相比少得可怜;另一方面为了能够被更多人认可已筹的资金,国内众筹平台的团队也不敢定价过高。

  2.VC的惯性思维尚未转变

  VC往往注重大量铺货走薄利多销的路子,但硬件创业其实是可以靠高利润率的产品,依靠细分人群小批量的生产获得不错收益的。不仅如此,VC投资的重要参考往往是国外同类产品是否有良好市场业绩。因此中国创客所面临的悖论是—国外如果有同类产品,新产品必然缺乏市场竞争力,但国外没有同类产品,又很难获得VC信任。

  3.国内外社会文化不同

  国外的创客文化根深蒂固并且拥有非常广泛的文化基础。在王煜全看来,美国的创客们自幼有自己动手的传统。在遍布美国的消费电子产品商RadioShack店里,几乎展示了创客所需的所有基础配件。而在中国,创客文化目前还只是流行在以“技术宅”为代表的少数人中间。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